茶杯er

我永远喜欢杰尼斯///道枝骏佑真可爱❤️

南季雨

•维赛架空向。年龄操作有(21岁大学生维鲁特x31岁摄影师赛科尔)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这是慢热向x本章是背景介绍和伏笔集一样的东西(?
•欢迎捉虫/有国际懒癌治疗中心嘛我需要治疗( ;´Д`)
•在坑里呆了一年多终于决定为组织做贡献ε-(´∀`; )
•人物属于sot,维赛属于彼此,ooc属于我x
以上。
正文:
(一)
一直怀揣着“理性至上”思想的维鲁特着实难以承认一见钟情这种无聊的套路。
可命运女神总是喜欢开玩笑。
正如现在。
这样进退维谷般的处境是很难在维鲁特身上出现的,虽然理性的思维告诉他一见钟情是不切实际的,是表面上的虚假,但一瞬加快的心跳反复确认了,他确实喜欢上了面前这个陌生人。
或许他们在哪里见过,维鲁特想不起来了。
该怎么办?
他凝视着这个初次见面的,未来两个月的同居者。
………
南岛的夏天就如一个患有高血压的病人,从来没有一咎的凉爽。维鲁特经过了再三考虑还是决定在南岛旅游。毕竟南岛的景色十分宜人,更何况还有悠久的历史和覆满城市的古建筑。
一者可以在暑假放松心情,二者,南岛或许有利于他写毕业论文。
以大学生身份度过的最后一个长假。当然不能荒废了,即使维鲁特不会出现那种可能。
事先找好的海景房,有着一个面积不算小的花园和二楼房间附带的阳台。随时海景的,却远离闹市区,也只能看到海岸线的轮廓罢了。
维鲁特中意在它的价钱和附近的环境。房子的先居者因为付不起房租的理由找人合租,对于一个位于郊区却不缺超市不缺交通的小型别墅房来说,合租人开的价格的确算便宜的了。
虽然合租人的语气很随便的样子,维鲁特凭直觉相信不会很难相处。
于是便有了现在这个不无尴尬的情况。
………
“嘿?发什么呆呢?”有着蓝色头发与其头发颜色相似的双眸的人有些奇怪的看着维鲁特。
“不会是南岛太热热傻了吧……”他伸手在维鲁特眼前晃了晃。
维鲁特突然反应了过来,为自己一时的呆滞有些惭愧。
“赛科尔·路普先生?”在面前人点头确认后松了口气。“没有热傻,请不必担心”没有在意赛科尔有点粗俗的用词。
“你是维…哪个维什么吧?”到嘴边的名字硬是想不起来了,赛科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维鲁特,维鲁特·克洛诺”无语的替他说到。
“啊,对。维鲁特·克洛诺是吧。”赛科尔这次倒是没记错。“叫我赛科尔就好,连名带姓的叫法太冷漠了…”说着,赛科尔将房门完全打开以方便维鲁特把行李弄进屋里。
“我也是刚住下来,房间也没整理。随便挑那个卧室都行,”他指了指楼上,“不过你自己打扫”继而补充道。
维鲁特认为自己大概不会麻烦赛科尔帮助他打扫,反过来到有可能。
“二楼除了我那间还有三个卧室,当然你想住厨房或客厅也没问题,我是说,要是你不想走楼梯的话。”赛科尔打趣道。
然而维鲁特没有认真听他说了什么,心思和视线一样在赛科尔身上。
于是随意挑了一间装修比较规整的卧室。
再了解了房子的大体构造后,维鲁特被拉到一楼客厅,在赛科尔美曰熟悉实为唠嗑的要求下,坐在沙发上,看着赛科尔打开装有可乐的易拉罐。
“维鲁特,我这样叫可以吧。”根本没想等维鲁特回答便再次开口“看你显得小,是学生?”说吧又毫不掩饰的打量了下维鲁特。
“是,大三了。”
“唉?比想象中的还小啊,大三…那是…”
“21岁”
“哇,那你可以叫我叔叔了”
看到维鲁特明显疑惑的眼神,赛科尔指着自己,眨了眨眼。
“我31了呢”
好了,维鲁特暗想,我这是喜欢上了一个大十岁的人。
“明明是学生为什么表情这么严肃啊……”赛科尔呢喃道,“而且还比我高。”带点幼稚的抱怨让维鲁特觉得可爱。
“维鲁特,你是学什么的?”又兀自问道。
“主修哲学的,虽然个人比较偏向学政府管理,但因为意外学了哲学。”
“可你看起来很现实,一点都不哲学。”
这应该不是夸奖,维鲁特想,“难道你长得很哲学?”
赛科尔闻言,撇了撇嘴,蓦地说“你才长得哲学呢!小爷我长得这么具有浪漫主义色彩—”
“是的,你本身也很超现实风格。”
“是吧,”赛科尔果真没听出来维鲁特这话充满嫌弃。“我可是个摄影师,不超现实一点怎么照出不现实好看的景色?”
摄影师?这倒是维鲁特意料之外的职业,不过想想也是蛮搭赛科尔的。
在更多的不正经的攀谈下,维鲁特逐渐感受到赛科尔性格的“与众不同”。好像智商不在线上,眼神倒空有敏锐。在很多方面都意外好应付,但也会出现揪着某个问题不放的局面。
不得不说,和维鲁特对他的初认识差别挺大的。
但这不会影响到维鲁特对赛科尔意外萌生的喜欢,更不会影响维鲁特接下来两个月的生活。
稍微有点期待接下来两个月了啊……
tbc.
———————————————————————————
我果然不适合这样的文风和设定啊(瘫x
写不出想要的感觉我也很绝望啊x
总之赛赛前期蠢萌后期帅。维维一直冷静帅x
维总学哲学的原因是个大——伏笔。
感谢看到这里w
不要脸的想扩列xQ:2920048697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