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er

我永远喜欢杰尼斯///道枝骏佑真可爱❤️

杰尼斯水浒编年史

先发一点试试水x)
假装很正经的文,全J向。
大概是古风的关东黑道关西流氓。
年龄操作,时间线变动和编年史感觉x
(后期可能有角色死亡_(´ཀ`」 ∠)_)
请勿带入真人。
(害怕杰尼斯查水表x)
(you=汓)


楔子
平安贰肆年,曰(yue)本国一阵动荡不安,官吏腐败,朝廷混乱。
有者被逼无奈出家,亦有者食不果腹走上偷鸡摸狗,抑或是疾恶之道。
民不聊生。
而后,平安时期结束了。
随着历史遗留在了土地之下的人们也逐渐被遗忘。
上有三代祸福,都已然无关紧要。
明迩元年,相安无事,天皇下令修了城门,隔开了西京城与平凡人家的土地。
说是思想革命,却无非是另类的管制,此后世袭与改革并存,官府与百姓无往,阶层制度的形象愈发深重,到了固化的程度,也算是一种新时代的特征。
即使如此,明眼人亦明白,这是非正统的象征,与不公平和玩世不恭为伍。
由此,有识人士的不满累计起来,呼喊声愈大,革命的想法愈是偏激。
终于,明迩拾叁年,革命迸发而出。
———————————————————————————

喜多川在街坊邻里之间可谓出名,在这古镇上本就没几个认识外来人的,何况是含着不同语言的人。
称人不作您,而是一个“汓”的音,想是不同的语言。
对镇上人来说,没什么地域区别,多数辈子一直困于此处,只有对不是镇上人的新颖,要与他们论国界,倒没有人略知一二。
这也给了喜多川省不少麻烦,没人来天天上门问他土生地的事儿,也落得清闲。
偶尔有人说道,就随口说是蓬莱仙境来的,人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稀罕。
实际上他是来逃难的,天皇上君不知抽了什么风,硬说他来自于异壤,不应留在曰本国做将领,偏要他谢罪。
大抵是想杀鸡儆猴,来彰显威严,可惜喜多川不是鸡,亦不是猴。
于是他在逃避正统军的时候无意间来到了这里。
但是不可能永久的住下去,他深知朝廷不会轻易放过他,他与朝廷互看不惯很久,最近革命发展迅速发展,从千叶的民间组织八兵卫反抗千叶正统军的命令,到京都府的地下帮派漏出冰山一角,虽然被朝廷压了下来,但无不是革命的体现。
时年近伍之内革命不会成,可难免聚集,有见解远见之人早已安定好了各方各派,组织之间亦明里暗里相互较量。
喜多川亦有野心,可想等那革命之后再白手起家,必是难上加难之事儿。
那么只剩一道,无非是募集人才,谋士也好武官也罢,五湖四海皆人才,不求全部,四两拨可得千斤。
难处是难以下手准备募集,易的是容易召集。
自古阳关一条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整为此而焦虑时,有一群青年便戏虐着从旁边掠过。
他摇了摇头,又偶然间看到另一人站在被被毛草挡住的谷仓后门。
他摆了摆手,示意对方过来。那人像是明白了,缓缓从茅草里躦了出来。
他怔了怔神,依稀看清了对方的样貌。
但见:
「两眉似卧,双瞳是辙,眉清目秀,年少气盛匀称之色。
黑布白系两节相扣,竹枝带刃自手相握。
一言而由东山始,竹笋荏苒少年时。」
“汓(you)躲在哪儿干什么?”
那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在问他,朝刚才的人群一努嘴,两颊浮现不满。
“他们踩了掉地上的雏。”
“汓是想报复他们。”
那人不说话了,喜多川也大致明白了。
“你姓甚?”
“敝姓东山。”
喜多川闻言,自心里无声发笑,年纪不大却用这样的词,可谓少时老成,第一次见。
“名呢?”
“名作纪之,东山纪之。您莫非是喜多川先生。”
“是。”相比较少年的敬称,反而是大人不慎自在。
少年盯了他半响,蓦地叹了口气。
“您是想劝我放弃,也是,我与鸟,与您一般非亲非故,不做与何。”
“我并没有意指手画脚。不过这样也好。”
少年似懂非懂的小幅度点头,而后一挥手,手心四存青竹拖势而出。白刃泛青,眨眼间已镶入土培墙之中。
如此迅速看的喜多川一时发愣,在镇上留住有叁月之久,竟不曾听闻有这般厉害。
“汓可有家人在此?”
少年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又道:“外乡有亲人,如今不知沦落何处。”
“即使如此,与我一同外出如何?”
“去往何处?”
喜多川思索了下,手指向东方。
“我曾常年所在之处,唤做戟山,剑戟之意。”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