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er

我永远喜欢杰尼斯///道枝骏佑真可爱❤️

杰尼斯水浒传记

 

(Four Leaves和乡广美前辈还有人记得吗ヽ(;▽;)ノ就,Four Leaves是初心团真的忍不住写进去了。真的很喜欢北公次先生了QAQQQQ唉—)

(改了六次剧情orz)

 

天下四合五分,人间千面百殆。

 

 

有不得了的人回来了啊。,

喜多川望着戟山山脚下的村落道。

“说来也是你的前辈了。”喜多川转过身,拍着刚回来的将军冈本健一笑着说。“我也算是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还能再见着他们。” 

“现在在山脚下,晚黑了过不来吧。”

“啊,是啊,上次那俩小鬼就走了一晚上才上来。”

“用不用下去找人?”

闻言,喜多川一挥手,含糊的回了句不用。“身为前辈,总不要得让人小看。”

“给小东他们仨报个信,让问屠夫宰个肉就行了。”

“好。”

冈本也是有好一阵子没上戟山了,算是犒劳一下,回朝廷了又是一番勾心斗角。

哪前辈是何等人物倒是着实让人好奇,冈本也不多问,来了自是会见到,就寥寥向东山纪之传达了话。

东山听完,面露难色,道只怕前辈走上来,只弄个猪是不够意思了。

还是我下去引接可好。要是问起来就担在我身上罢。

 

 

 

即使有东山带着,还是将近半晚才上来了。 

“好久不见。”见人到了门口,喜多川立马迎上去。大抵是忘了追究东山的事,两人都暗送了口气。

一行人进到屋里,借着灯光琢磨清了来人。

一者面相略微阴柔,即使是清清楚楚的男人外形,也掩盖不了偏于中性的美感。锦帽貂裘,可谓是富贵人家。

更有四人,身着正统军衣饰,极细察之,又略有不同。似乎领子带毛,腕部系红。至少身为大将军的冈本健一不晓得是哪路诸侯。四人容貌都乃上乘,让人不禁疑惑戟山是否是以容貌出色做称量的。

这一共五人,冈本都觉眼熟,可惜怎么思索都不得结果。

“健一是不怎记得这几位了吧。”喜多川示意在场人坐下,这么开口道。

“想来健一小时候非让我们几个带着出征,现已是大将军了啊。”

“正俩小子倒是不知道。”

其中一位指着堂本兄弟笑着问道。“什么名字?”

“堂本光一。”“堂本刚。”

两人乖乖的答道。

实际上两人都对这五人有不小的印象,但也不能理解为何这四人又一的会到戟山来。

不对,这几人本就是这山上的,哪来的到戟山,分明是回家。

“这几是原来山上的原驻人,下山好久了。”

“之前乡广美前辈还说是被拐卖的,明明是自愿跟着先生的嘛。”植草克秀很是熟念的跟几人打趣道。

“拐卖?原来这般想我的啊。”喜多川也不闹,喝着茶瞥了眼那衣饰绫罗绸缎之人,后者连忙否认。

“别闹了,给晚辈们介绍介绍。尤其。这俩小子。”

“行,不麻烦老师了,我来介绍。”  个子稍矮的卷毛站了起来。“在下北公次,算是领头的,隶属原正统军六十八编队フォーリーブス(Four Leaves),当然现在是叛军啦。”他云淡风轻的说道。

但是连最小的堂本刚都知道,原正统军叛军是什么意思。

那是当下最让朝廷头疼的存在,也是逮到就会生不如死的逃犯们的积聚处。

当然也是革命的主干势力。

“咳咳,然后个子最高的这位是织茂政夫,在演戏很是厉害的,小心被骗了哦。”北公故意在说最后一句时压低声音,虽然包括织茂在内的所有人都能听见就是了。

“然后这个,有一副好嗓音的青山孝,唱歌真的很好听。”闻言,把头发剪成包着下巴的样式的男人瞬间不好意思的涨红了脸。

“六十八编队的最后一个人,江木俊夫,是个口若悬河的聪明家伙,是理论不成的。”仿佛为了印证北公的话,江木低声的说了句话,但是因吐字过快无可倾听,不过应是对北公的不满。

“以上,我们是フォーリーブス——对了,我忘了小广美了。喏,最好看的人就是小广美了。”

“就算是师兄也不要那样称呼。”一直安静的听着北公讲话的,冈本最先看到的人开口道。“在下乡广美,是和北公师兄他们同一门宗道师弟。现役京城附近新御城的衙门。请多指教。”

新御城,冈本倒吸一口凉气。

他可算是知晓怎来的熟悉了,即使是完全没了小时候的记忆,也不会没见过曰本国最大的城市新御城的衙门。

都是不得了的人啊。他想。

“来,喝酒。        

 

 

 

 

 

 

千叶桂花楼的花魁是个男人。

说是叫相叶雅纪,桂花楼东道主的儿子。

如若好看之人,无论性别,都不奇怪是花魁。

桂花楼也不是什么风月场所,倒像个饕餮客的宿地,斗酒十千恣欢谑。莫名而来的多是品尝美食的,有幸者可以目睹花魁风采。

说是花魁,不过是桂花楼的一个幌子。相叶只需要在人多的时候出来做个样子。

相叶不抵触这样,倒不如说是花魁的名头帮了他的忙。

这般张扬,间谍的身份就不会被人猜到,千叶附近的正统军的驻扎地和行军都能过目。再由伪装为杂日报纸的记者的二宫和也传给京城那面的人。

有了这番情报,京城贵族樱井氏的势力便有机遇延伸过来。

起初让做这事儿相叶是不愿意的。樱井少爷这样是把千叶当囊中之物了?京城贵族官吏的格局他不清楚,但大少爷为什么要这块地他确明白。

从京城到新御城必将经过千叶。

但是无论京城如何内乱都与他无关,何来的理由帮人家的势力。

最后是从小的竹马二宫好说歹说,把京城的小革命到戟山的势力云集说了个遍,相叶虽还是云里雾里,好歹是理解了,加上大少爷给桂花楼的好处并不少,就答应了下来。 

今个儿桂花楼里的氛围有些奇怪。

相叶换上便装,偷着从后台看到了一个罕见的客人。

肤色极白,身着黑色繁裘,左肩有含沙射影纹路的金色披肩,几绥红缨辫在武士刀柄尾。

大阪关八组新任组长横山侯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