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er

我永远喜欢杰尼斯///道枝骏佑真可爱❤️

东洋街异闻录

(被辅导班摧残到痴呆x
(水浒传的没有思路了x
(大概是新宿pa…? 主JF/小三团/部分黄金一代
(是看爱达的新宿seven产生的脑洞x



I 当铺

「———所谓东洋第一街,就是那新宿的一丁目。是个人模鬼样的地方,街这头是婀娜地狱,那头是极乐净土,俩岸来来往往,形形色色,乐此不疲。流浪汉,鬼魂以至亡灵,终不过葬在菩提树下。」



生田斗真拿着破旧的地图绕了又绕,最终走进了贴满小广告的巷子。
应该就是这里了。
藤蔓植物在墨绿色的门上贴着,一半枯死,像是被夹过。丢弃的项链和打碎了的酒瓶,碎玻璃扭曲了透过泥墙缝隙逃出来的阳光带着无辜的意味钻进眼眶下面细小的茸毛。
他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后按下了门铃,轻柔的古典乐是上个世纪来的使者,跳着舞跨进墨绿色的牢笼。

他听见了迎面走来的脚步声,便有些紧张的推了推没有度数的眼睛框,从心脏传来微弱的震动异常明显。
那是另一个世界。总会和往常去过的所有地方不同。
他只在荧幕上见过典当铺的老板,都是上了年纪的形象,深色的褂子和厚眼镜片,把早已不流行的东西当宝贝。

出乎意料的,打开门的是个年轻人——虽然判断不出具体年龄,但染了黄色头发的总不可能是稳重的中年人,戴着到十字的黑色项链,收到街头不良和暴走族倾爱的破洞皮衣,以及显而易见的价值不菲银色戒指。
“有事儿?”
和第一印象相背的是不怎么强硬的声音,虽然故意用了痞子般的语气,还是遮不住几丝本就温顺的声线。
“现在做典当吗?”
对方意味不明的盯着他,蓦地眨了眨眼。
“没有你的狂热饭跟过来吧?”
“我可是特意伪装过了。”
“你的意思是不聚光的玻璃是刻意的伪装,连口罩都没戴,胆子真大啊——大明星。”
男人示意他进屋里,从鞋柜地下抽出一条链子,捆上门锁。
“你在干什么?”
“保证客人的隐私,特别是你这种有名人。”
生田斗真点了点头,环视了下屋子,不出所料是个只有一张桌子和硬皮沙发。剩下的被锁进了白色的窄门里,大抵是存放东西的卧室。

“事先说好,我不会把你来过这里的消息散布出去,当然,要求是你能不把这个地方告诉别人。我不想接繁琐的活,这里当的都不是常见的东西,至少不必你常见。”
“那么,你想让我鉴定什么。”
生田斗真沉默的听完对方说的话,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透明的小型塑料袋子。
“之前拍外景的时候在山上捡的。”
男人接过袋子反反复复看了几遍,里面赫然是一枚鳞片,只不过过于鲜艳的绿色和复杂的纹路让它看上去不似人间造物,硬度也不是普通鳞片所能比拟的。
“这可不像是能捡到的东西,生田先生。”
“这里有个缺口,应该是被人故意拽下来的,这个纹路发黑,又是卡血的小槽,流了不少血吧。”
言罢,男人毫不掩饰的盯着他的眼睛,嘴角若有若无的翘起。
无奈,生田斗真叹了口气。
“上田先生不愧是地下有名的鉴定师。”
“确实不是无意捡到的,不如说是必然会捡到的。”
他稍微捋起袖子,离手腕一寸的地方突兀的出现了青色的鳞片,只不过相比起塑料袋里那枚更为明亮,贴在肌肤之上略显出几分妖艳姿态。
被唤作上田的鉴定师沉思了会儿,半响从一旁的牛皮本里找出了张发黄的名片。
“想必你也不缺钱,这个就算是交易了,给你指个路子。”
“几年前这一片名声大噪的道士,盯里有名的那个关东兄弟会据说当年就是欠了他人情,虽然现在名不见经不传,多找找总能找到。”
“之前见过一面,就是上面这个名字。”
长野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