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杯er

我永远喜欢杰尼斯///道枝骏佑真可爱❤️

杰尼斯水浒传记


(突然进入主线了_(:з」∠)_)
(六人KT注意(有在回忆里的ts

伍.
山重水饶停泊路,长桥念奴断桥人。

东堂事变了。
说是整个大唐宫都没了个形,烧的残骸不剩几分,兵器一类无一不是不详,都不见了个踪影……
东堂是个武道馆,正值练武时烧起了苗头,习武的一看这大堂宫的雕栏玉砌便踏着青砖迈了出去。却也不知道是谁黑心锁了大门,后门全是烟,走不了人。
被锁进去的无非是些无力的宫女,想必是一起葬了……天灾啊……
拉着车的车夫嘴里骂骂咧咧的,算是吧来龙去脉道了个不情不明,但也大概能理解了。
车棚的帘子稍微被掀开,给车夫扔了小袋装着响当当的东西的绫罗布袋。
——你们就别装着了,谁放的火?
——是圣放的…
——田口你也有参与吧,给我闭嘴。
——只是想摆两块木炭干扰一下,谁想会绕掉整个大唐宫…?
——莫非,是还有人从中作梗,顺势退了一把?
——得了,东堂招惹无数也不见有个欺压报复,也就是咱几个敢这样干,谁那么不长眼啊……说不定就是西南风吹大的火,就先把这事隔了吧。
——按赤西说的,凡被问就说是不知,一问三不知就没人怀疑了。也别说是上戟山的,就倒是旅游路过此地。
几个人闻言都安静下来,默许了这么个决策。
——那个戟山,到底有传闻中的厉害?
——比起东堂有过之不及。
——关西那群流氓可都在山上扎营了,大抵是没问题的,就说个不放心,你还有地方可去吗?
东堂事变,背负上这个名号后就有不得不逃命的理由了。
半大的几个小子,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奇闻怪谈,这世道哪有花拳绣腿还能风生水起的人,没有嘴上的功夫就有道上的本领。东堂,大唐宫就是这么个极道之地,收进去了各式各样的人,形形色色各种奇形怪状的功夫,就那能放火的,有根火柴就能着火了,小火一个火柴头,大火三根火柴棒,草原都能烧穿了。
这烧火的功夫的人可就在这马车里。
六个孩子组成的联盟,天下皆笑道,不信能唤起风掀起浪,稀奇一般。
可就是几个孩子,大唐宫一夜之间面目全非。
这首当其冲,功劳是龟梨和也的。
头脑好能走得了天下,用了半支烟熏的时间在宣纸上画了画,就成了形。
大唐宫南端顶楼上集合,过了丑时分为三路走,上田和中丸去西边埋伏看守,弄完了就去后院躲着。田口和田中去后门,撬开门等着巡逻的,切勿弄出太大的声响,怎么处置都好。
最后自己和赤西从大唐宫的大殿里闯过,把人都弄醒了,说后院有贼。
听到脚步声,上田和中丸就可以从栅栏和墙壁的缝隙里逃走,刚好通到后门。等和赤西两人趁乱消失,从后门拦个马车直接上山。
没有异议便各自准备去了,但是说来容易,做起来还是难。
因为看守实在比想象中的厉害,几个人只好调虎离山,将后门放了火,翻了墙出去了。
这一车载着的,就都是要上戟山谋反的人。
虽然几个孩子只是为了好玩,东堂是最磨练人的地方,熬不下去的基本都是残废了。
六个人在东堂也都算是上等生,对东堂来说怎么都是损失。
恍惚像是十年前的东堂,同样的事变。
不过那时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东堂的核心学徒,另一个从西边来的交换生,西殿的头头。
两个人莫名其妙的离开了,没有火焰灼烧也没有阴谋诡计,晴天霹雳,一道闪电划过就没了踪影。
而后十年再没有现身。
而被闪电劈中的人成了块死木头,就有高徒说是上古的妖化做人混进来,被这天谴一击,维持不了体态,便跑路了。
而高徒口中的上古妖怪——可在这车里睡着觉。
他以不同的样貌在东堂待了数十年,当年一道闪电划破了符咒,耗尽了他半数修为,就有换了个样子留在东堂修行。
直到遇到了剩下的五个人。
你是傻了吗?怎么就跟着跑了?你是越活越倒退了?
他抬眼看着还在熟睡的几个人,躺着的躺着,靠着墙的靠着。
只有赤西仁还醒着,注意到了视线,他勾起唇角。
——妖精。
这个词,带着寂静,隔着千年的叹息落到了上田龙也轻微战栗的身躯上。

评论